您的位置: 曲靖资讯网 > 游戏

血极八荒 第二百零七章 示敌以弱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1:06:44

血极八荒 第二百零七章 示敌以弱

翌日,天朗气清,火红的太阳悬挂在天空中,向大地洒落着柔和的阳光,

月风岗,一座面积庞大的房间中,坐着江绝、毒蝎以及魔剑等金鳞卫四大都统,

这里原本是金鳞卫协商重要大事的地方,此时却已被江绝所征用,

经过昨天的敲打,魔剑四人已经变的非常听话,宛如被驯服的魔兽,哪里还有半分血魔都统的样子,

六人正在讨论制定击杀魔风的战略,

魔剑开口道:“魔风作为天军王牌军队天麟军的第二号人物,他的性格无比张狂、自傲,一幅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,”

“所以我认为,可以从魔风的性格下手,以江绝都统的名义向他约战,只要他答应,以都统实力,杀他简直易如反掌,”

“这个方法虽然有一定的可行性,但是却漏洞百出,在这个时候提出约战,只要魔风不是个傻子,就不可能答应,所以,我们还是另寻他法吧,”毒蝎摇了摇头,否决了魔剑的主意,

魔锤沉吟了片刻后,说道:“根据线报,君王派出了黑暗修士团前來增援金鳞卫,同样,天军也派出了暗黑修士团增援天麟军,不知道可不可利用这一点,”

魔锤的话让江绝眼前一亮,一道灵光瞬间划过脑海,他急忙追问道:“暗黑修士团的实力如何,”

“暗黑修士团共有三百多名人类修士组成,其实力并不强,而且修士团内成员无比胆小、贪生怕死,三百多人中也就团长李丁秋还有点实力,”

魔锤轻蔑地说道,言语间透露出对暗黑修士团深深的鄙视,

“如果天军的暗黑修士团与两个多月前的黑暗修士团差不多的话,那么这个办法应该可行,”江绝心中盘算道,

他对着毒蝎的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,让其下去准备,然后对着魔剑下令道:“集结金鳞卫,准备攻打地风岭,”

……

一个时辰后,月风岗城门大开,一千名金鳞卫气势汹汹冲出城门,魔剑骑着自己的魔宠‘火行狮’,奔袭在军队的最前方,魔锤等三名都统也都带着自己的魔宠,

所有黑暗修士团的成员都吊在金鳞卫的最后面,只不过与几个时辰之前相比,黑暗修士团成员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,

驻扎在百里之外地风岭中的天麟军千人分队,感受到月风岗方向的异动,立马吹响了号角,上千名天麟军迅速在城门口集合,

当天麟军集合完毕之时,金鳞卫已经距离地风岭不足三里,

“停”骑着火行狮的魔剑突然下令停止前进,与站在地风岭城门口的天麟军千人分队相互对峙,

两军战士的眼中电光四射,战意冲天,

突然,地风岭中传出一声长啸,一道狂傲的身影从城池内冲天而起,眨眼便飞到了天麟军的最前方,目光望向金鳞卫,一脸嚣张地说道:“魔剑,你又带领你的杂毛军团前來自取其辱了,”

说话之人正是地风岭的最高统帅,天麟军的第二号人物,魔风,

望向嚣张至极的魔风,魔剑双目喷火,恨不得一掌将其拍死,

金鳞卫和天麟军在驻扎的这两年里,大大小小打了上百场战争,虽然互有胜负,但是总的來说

血极八荒  第二百零七章 示敌以弱

,天麟军赢得要多一些,

魔剑强压着心头的怒火,对着魔风寒声道:“明年的今天,就是你魔风的忌日,今天我必带领金鳞卫攻破地风岭,将你斩于剑下,”

声音宛如从九传來,冰冷彻骨,让人寒毛颤栗,

但是这种威胁对于魔风來说,沒有丝毫作用,他仰天大笑,对着魔剑嘲讽道:“这种话我已经听了不下十次,但你哪次成功了,有本事就不要光练嘴皮子,咱们手底下见真章,”

“金鳞卫一营,冲锋,”魔剑咆哮一声,

两百名金鳞卫瞬间从队伍中飞出,浑身缠绕红光,怒吼着冲向地风岭,

魔风淡淡的瞥了一眼冲杀而來的两百金鳞卫,挥了挥手指,极为轻蔑地说道:“第五小队迎战,如果赢不了,军法处置,”

“领命,”站在队伍最右侧的两百名天麟军士兵,异口同声地喊道,杀气腾腾的朝着金鳞卫爆冲而去,

转眼间,两军冲撞在了一起,原本排列整齐的队伍瞬间冲乱,金鳞卫与天麟军开始了混战,

不得不说,天麟军士兵的实力确实要比金鳞卫强上一分,混战十分钟后,金鳞卫已经处于下风,不少士兵都挂了彩,

魔剑一脸阴沉地看着场中的士兵,浑身杀气弥漫,他转身朝着金鳞卫最后方怒喊道:“黑暗修士团,给老子顶上去,”

两百多名人类修士一脸惊恐的从队伍末尾飞出,仔细看去,所有黑暗修士团的成员,都遍体鳞伤,有的甚至还裹着绷带,一看就是不久前被人殴打过得样子,

为首的江绝更是伤势惨重,耷拢着一只胳膊,飞到魔剑身旁,面色难看的说道:“魔剑都统,我黑暗修士团实力有限,冲上去也起不到任何作用,都统还是派其他人出战吧,”

“老子让你上你就上,哪來这么多的废话,君王派你们來就是让你们当炮灰的,你以为你们这些俘虏能有什么作用,”

魔剑毫不客气地话,宛如两把利刃,插进黑暗修士团众人的心脏,

不少修士当即暴怒,但想到自己身上被种下的魔印,又忍了下來,

江绝带着一脸的悲愤,率先冲向天麟军,其余修士一看,只得哀叹一声,拿起武器和天麟军对战,

“我恨啊,我当年为什么要进入魔界,如果我不进入魔界,我还是一方霸主,手下数千小弟,岂会如此凄惨的下场,”

“老子不甘心啊,早知如此,老子当初就应该和血魔死战,即使身死也比被血魔种下魔印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好的多,”

“敌人竟然是天麟军,这次估计是十死无生了,”

听着黑暗修士团的抱怨,看着他们身上的伤势,魔风哈哈大笑,对着魔剑讽刺道:“魔剑,黑暗修士团再怎么说也是你月军的军队,你们金鳞卫竟然把战友打成这样,还让他们充当炮灰,我都替你感到脸红,”

魔风转头对着站在天麟军角落的一群人类修士喊道:“暗黑修士团,过去会会你们的同族之人,如果输了,就不用回來了,”

三百多名暗黑修士团成员身体同时一冷,瞬间冲天而起,扑向江绝等人,

当黑暗修士团遇到暗黑修士团,两方瞬间爆发出了激烈的打斗场面,无数绚丽的秘法在天空中引爆,带來阵阵轰鸣声,

但是在这漫天的秘法掩盖下,两道声音却在相互传音,

“我是黑暗修士团的团长,我觉得咱们都是人类,沒有必要为了血魔拼死拼活,咱们就做做样子可好,”江绝在与暗黑修士团团长李丁秋一边打斗,一边用逼音成线之法传音道,

人类何苦为难人类,李丁秋略一思考,便答应了江绝的提议,

于是,黑暗修士团与暗黑修士团打得更‘凶’了,两方都在不断的释放着威力强大的秘法,地面都被炸出数十个深坑,感觉比一旁金鳞卫与天麟军之间的战斗还有凶猛,

就在黑暗修士团与暗黑修士团打得难舍难分,陷入了僵持阶段的时候,与天麟军正在对战的两百金鳞卫开始彻底败退,

魔剑脸色一变,立马又派出一个营队前去增援,

魔风见此,嘴角扯出一抹轻蔑的笑容,“既然打不过,那就不要在挣扎了,还是乖乖滚回月风岗去吧,”

一支两百血魔组成的小队,在魔风的命令下出战,与魔剑刚刚派出了金鳞卫冲杀而去,

就在此时,谁也沒有发现,原本分散的黑暗修士团成员渐渐靠拢在了一起,

当魔风增派的血魔小队,即将与金鳞卫相撞的时候,黑暗修士团突然放弃与暗黑修士团的争斗,对准四百名天麟军发起了攻击,

数百道远攻秘法从众人的手中挥出,宛如数百道色彩不一的流星雨,砸向地面,将金鳞卫与天麟军分隔开來,

战场中的天麟军都放弃了自己的敌人,进行防御,而暗黑修士团则有些不解的看着江绝等人,不知道他们为何突然放弃与他们演戏,抽风式的向天麟军发动攻击,这不是摆明要找死么,

这时,战场中的四百名金鳞卫突然开始后撤,速度无比迅猛,这让魔风眼瞳一缩,内心突然涌现出了一抹不安,

“结阵,”只听江绝仰天发出一声暴喝,294名黑暗修士团成员,每七人为一组,瞬间组成一个巨大的杀字,当杀字成型那一刻,冰冷的杀意,宛如海啸从战阵中喷涌而出,天空中的太阳似乎都变得暗淡了许多,

黑暗修士所结的正是七杀战阵的绝杀阵型,通过压榨灵力,使得战阵威力翻倍,

绝杀阵型形成,江绝凌空站立于众人头顶,掌控整个战阵,

“蹭”在他的催动下,三把杀气冲天的黑色战斧凝聚而出,对准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四百名天麟军,闪烁着阴冷的寒芒,

武汉真爱妇产医院预约挂号
武汉真爱妇产医院专家
武汉真爱妇产医院医生
武汉真爱妇产医院电话
武汉真爱妇产医院在线咨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